你是扣大海吗?

我是傻子

【魏白魏】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04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上一篇 @月が绮丽ですね 太太给我留了个巨大的坑让我感觉到了联文的乐趣。

我发誓我们之间没有讨论剧情发展,完全就是给对方挖坑。


明星白✖️粉丝魏(前后无意义)

姓名不上升正主




医院明晃晃的灯光照得魏大勋眼睛发烫,他用手遮上眼睛,再缓缓睁开。王鸥正坐在床边削苹果,瞥了一眼旁边挣扎着要坐起来的人。


“哟,醒了,敢死队。” 她放下苹果,伸手去帮魏大勋调整他身后的枕头,好让他靠的舒服一点。


魏大勋点点头,再低头看了看蓝白色条纹的病号服,轻轻拉起衣角,腰腹上围着一圈纱布,在腰侧系着好看的结,血色从白色的纱布滲出,刺眼。他没有再多看,转头问:

“我这在哪儿?”

“太平间。” 王鸥咬一口苹果,继续给警局的人发语音报平安。

“那能在这儿见到你也挺不幸的哈。” 她没回话,笑了笑说要去给他打热水。

腰侧受伤不影响魏大勋脑子转,他在病床上坐直,想好好捋一捋。

胡一天救回来的人质感觉不像什么平民,看她一刀避开要害但却放任他躺在楼道流血,估计又是何派得间谍。作为警局功绩尚好的警官,魏大勋捣了何老那毒枭的窝有那么一两次,但每一次都让何老跑了,抓回来的都是小篓篓,做基层工作的,审问半天啥也不知道,倒是带来了几句何老的信息,警告警局不要管他们的事。

上次何老警告他是他正晚上走夜路,还调整单反相机呢,突然小腿肌肉一紧,疼得跪下来捂着伤口。胡同口射击的人没有转头跑掉,而是犹豫再三,朝前走了几步,等到魏大勋掏出枪才跑走。他的位置正好背光,魏大勋没有看清他的脸,只觉得他瘦瘦高高,带着白帽子。他从小腿肌肉拔出一枚子弹,放在手心映着路灯微弱的光查看子弹型号。伤口还在一股一股地往外冒血,魏大勋不顾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车库,一脚油门登到警局。经验证,9*19mm的中国子弹匹配上的那一把弹道符合的国产勃郎宁大号手,就来自何老的手下,但不知道确切是哪一位。

这一次真是眼皮底下作案,魏大勋哪知道自己做了一回送上门的肉,就这么把杀手带到警局内部,还好心地把人送回家。他晕倒前好似还给胡一天打电话了,说没说清楚不知道,但事实就是有人帮自己包扎还送到医院。


那今天中午请胡一天吃一碗鸭血粉丝汤好了。

等下。是今天中午吗?


像反应上来什么,魏大勋突然转头看着外面的天,落日把血色的天晕染开,他抻了抻腰想去够床头柜边的手机,伸手的那一刻扯到了伤口,疼得直抽冷气,打开锁屏,白敬亭的脏辫造型跳入视线,除此之外,19:07这个时间也大剌剌地在屏幕中间摆着。


“卧槽卧槽卧槽,” 魏大勋不管疼了,拔了手上的输液管翻开被子,也不顾还穿着病号服,套个椅子上自己昨天带血的西装外套,莽莽撞撞就往病房外跑,撞上了接水回来的王鸥。

“干嘛啊又去赴死哟。”

“我迟到了我迟到了…” 魏大勋嘴里念叨着,想冲出王鸥用双臂撑开形成的墙,却被她一把推回来。

“白敬亭是不?”

魏大勋捣蒜般点头。

“他今天早上来电话了…你现在过去有啥用,他约到明天早上了。你快回去休息”

魏大勋从兜里掏出手机,通讯录里确实有几个红色的未接电话,和早上九点四十的一分钟的已接。他缓缓点点头,往病床上走,脸上换上了与警官身份不符的甜甜的迷妹笑。

“哎对!”他突然一个急刹车转身,王鸥直接撞到他鼻子上,疼得直吼吼。

“又怎么啦,花痴。”

“鸥姐,你怎么给他请的假啊。”

“说你今天家里有事情啊。”

“哎嘿嘿,谢谢鸥姐。” 然后就一蹦一跳地回到病床上,嚷着要吃鸭血粉丝。

“也不知道那个明星不拍戏么成天围着你转。” 王鸥放下水壶,点开饿了么。


但他没看到的,是早上五点两分钟的已接。






白敬亭待魏大勋从他家走后松了口气,装作第一次见面确实不容易,要假装不知道他的姓名,他的来历,还得要跟他谈笑风生,尤其是自己曾经给他腿上来过一枪。


他的父母因沾染毒品,欠下了毒枭一大笔债务。父母无力偿还,只得答应何老孩子接由他照顾。白敬亭从小就被何老培训成一名训练有素的杀手,未成年时便手握枪支,精准地射中十五米开外的靶心手都不带颤抖。但何老却从不让他碰任何毒品相关,好似保护他,又好似想把他当成一名冷静的战争机器。


至于明星这个身份,也怪白敬亭越长越精致,如洛神下凡。何老成立了以“白敬亭工作室”命名的公司让他出道,还装模作样地找了团队做后期,于是聘来的助理和经纪人,也都以为自己投了一支绩优股,平时还尊称何老一声何老师,何老板。

虽说杀手是最不得让别人看到他面孔的,奈何何老坚持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何况明星也挣钱。待大家都信任并钦慕那个荧幕上阳光可爱的大男孩,就不会有人怀疑他背后干的冷血勾当。但他也精准的知道,自己无非是颗可被替代的棋子,如果另有一个同样身份的人,他便在何老那里失去存在的意义,下场是什么,他自己明镜似的。



这次报复魏大勋的行动,何老派出的是谭松韵。那孩子看着表面甜美,内心跟刀子一样冷,训练出来的演技肯定会瞒天过海。想着魏大勋肯定会为她抹去她假哭的时候脸上的泪,白敬亭胃突然一阵绞痛,一口喝完了魏大勋进门时候就倒的水,水是冰冷的,胃更疼了。白敬亭撑不住,洗把脸就上床。

今夜月色也不像夏日该有的温柔的样子,白得刺眼,他起身走到床边,北京的夜过度寂静,显得突然飞驰过的摩托过分喧闹,他拉上窗帘,房间顿时暗了一个度。

他憎恨自己的生活,憎恨这种自己双面的样子。无法逃脱的徒劳感带给他的是无限身心上的折磨,而缓解这个折磨的是自己的第一个任务,魏大勋。如果他是寒冷,魏大勋就是他想要接近并拥有的温暖。他第一次从何老手里接过档案夹,里面的那张照片里,魏大勋身着警服,细眼微眯,对准手枪的瞄准具,咬合肌微微用力,下颌线突显。

完全是他的反面,白敬亭想。魏大勋代表的是正义,是法律,是可以曝光在太阳下的善良。而自己却是囚禁,是邪恶。

“这人是我们的目标。” 何老指着档案上的照片说,“叫他们离我们远一点很多次了,就他一个还执迷不悟。”


“这是你的第一次任务,你要给我完成好了。”


“多说一句,凑巧,他是你的粉丝。”

何老甩来另外几张照片,白敬亭仔细翻看,是偷拍魏大勋去看白敬亭电影首映会的现场,抓拍他的壁纸是白敬亭的写真,以及魏大勋用小号发在微博上的自己和白敬亭抱枕合照的截图。魏大勋爱笑,每张照片里都有勾人的小梨涡。

白敬亭不是杀手。起码对着照片里的人,他下不去手。所以当他一枪射中魏大勋的小腿,他后悔了,他有一瞬间想要去靠近那个自己企盼已久的热源,但看到魏大勋抽出枪支对准他,他仓皇而逃。


当他在机场无意知道魏大勋还有摄影师身份的时候,又惊又喜。惊于他简直是个宝藏男孩,喜于终于有正当借口和他见面,像个普通人那样坐下俩交谈。为了避免何老知道,他用了私人邮箱给魏大勋发了邀请函。毫不意外,他如想象般温柔。


那天早上五点,白敬亭接到的电话,是魏大勋的。他们分别时为了保存电话号码而互相拨通,魏大勋失血过多,以为通讯录第一个是胡一天,谁知,对面是那个站在自己对立面的人。

白敬亭听着话筒里传来魏大勋含糊不清的呻吟,念叨着什么“胡一天”,“救我..”,就失去了音讯。

“魏大勋?” 他轻声试问,发觉自己并不是对方想要拨通的人,突然上升一股子怒气。

“魏大勋!!” 然而回应的是恼人的安静。

白敬亭手抖得厉害,他挂了电话,直接拨给谭松韵。

“喂,魏大勋在哪里?”

“这是我的任务,你管什么?” 谭松韵刚回家还没来得及擦干净溅到自己鞋上的血迹,就被白敬亭问懵了。

“你说不说?”

“你自己去问老大去,问我干啥。”

“你不说我就把你和那熊那事儿捅出去。”

“好好好,我说我说。”

熊梓淇是谭松韵的一个意外,一次执行任务两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为了避免何老对熊梓淇的追查,谭松韵借助自己杀手的身份制造了熊的假死,把他藏的好好的。这一切白敬亭也帮忙了,但成了白敬亭威胁她的一个把柄。

“就在上次那个老楼里,你想干…” 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白敬亭抄起床下的医救箱,踏着晨曦以及深夜残留的黑就跑出去。这也是他们从小就培训的技能之一,优秀的杀手要会自救。






已经九点五十了,白敬亭还没有出现,魏大勋在北海公园湖边等得有些焦急。不会因为自己昨天鸽了他他今天也报复我吧。魏大勋都编好道歉理由了,才想起来鸥姐已经帮他编好一个。

“幸亏想起来了,不然又露馅了。”

“谁露馅了?” 白敬亭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出现,吓魏大勋一哆嗦。他转过身,白敬亭身着单薄的白体恤,上面印着I am not a rapper,及膝短裤角绣着小勾子。

"白...白哥!啊不对,敬亭。唉不是不是,小白小白" 魏大勋一紧张就乱说话,边说还边啰嗦"你看我这秃噜嘴"

"哎嘛我没啥露馅的哈哈哈哈哈,昨天那事儿,抱歉啊。我妈她胃不好,我昨儿照顾了她一天,让她喝点三九胃泰。"

演,我就继续看你演,你比我还适合当演员,白敬亭心想,那我胃也不好呢,也没见你送我三九胃泰。

"行吧,那就今天拍吧。"

"啊..啊?就在这儿?现在?" 

"嗯。"

"那你的跟班儿呢,李懿轩大表哥呢?" 魏大勋是真的不相信,一大明星拍照,就带个黑口罩招摇过市地来人来人往的北海公园,没有助理,没什么专业器械,连个补妆的都没有。

"知道挺多啊小伙。"

"没没没,白哥! "

"好了,我这不想跟你单独待会。"

魏大勋一阵心悸,眼前的白敬亭这尾音挑起的语气分明在做有意无意的调戏好吗,但他还跟没事儿人一样插着兜看他。要是他现在就败下阵来那真的是太没面儿了。魏大勋心里跳出来个小小带警帽的魏警官的小人,给他加油。

"好嘞白哥,来咱先去湖边儿。"

按白敬亭说的,今天主要是做杂志宣传,没有确定的主题,反正咋拍好看就咋拍。魏大勋知道白敬亭的喜好,拿起单反摆成对角线的角度,而白敬亭背对他面向那片湖对面的白塔,北海的风吹过,掀起柳梢,掀起白敬亭的衣角,也掀起魏大勋蠢蠢欲动的心。


白敬亭生得好看,无论从哪个角度拍过去,都能精准留下他可称得上无缺的帅气。他突然转头,就像在机场的时候,他们两个四目相对,魏大勋在他逐渐放大的瞳孔里,看到的是他自己的倒影,和环绕倒影的极度的黑暗。



结束拍摄已经是下午三点,魏大勋提出一定要请白敬亭吃火锅,白敬亭摆摆手,说在北京,就一定要吃他们家特产,烤虹鳟鱼。怀柔离北海公园过于遥远,他掏出手机,大众点评显示最近的一家烤虹鳟鱼店就在离他们两百米的商场里。

"小白,你不知道有新闻报导说那些无良商家用虹鳟鱼代替三文鱼卖给客人吗?"

"那你等会吃的是虹鳟鱼又不是三文鱼,傻孩子。"

事实证明,虹鳟鱼还是要去怀柔吃。

这一家的虹鳟鱼有一种苦胆汁的味道。魏大勋敢怒不敢言,怕扫了白敬亭的兴,夹了第一口鱼吃下后,在嘴里转了好几圈才咽下去,然后极其夸张得"嗯~"了一声,还比了个大拇指。

白敬亭吃了第一口,噗得吐出来,然后拿卫生纸使劲擦自己的舌头。

"这啥啊,你还嗯~?"

魏大勋哈哈大笑,回想这两天跟梦一样,前几天晚上还以粉丝的身份抱着单反躲被窝里打滚说着想跟人家睡觉这种不切实际的话,现在对面那个大明星没点明星架子的在他面前擦舌头,他觉得心里可舒坦,说话也放肆了不少。

"那啥,白啊"

"嗯?"

"照片咋给你?"

"邮箱吧,我...们给你发过邮件,你原路返回就行。"

"邮箱啊...不加个微信啥的?"

白敬亭笑眯了眼,对面那人的痴汉气息像屋子里的加湿器一样往外喷射。

"也行啊。"

魏大勋打开手机微信二维码,刚放到桌子上,突然想起什么了又抢回来,但来不及,白敬亭已经扫上了。

"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 魏大勋,这啥啊?"




我终于!绕会原来人设和题目了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发展看月亮的

但月亮要考四级所以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好好考试好吗爱你们❤


评论(37)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