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扣大海吗?

我是傻子

【山花】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06

无差

·例行ooc不上升
·和月亮宝贝 @月が绮丽ですね 的联文
·一人一章不讨论剧情

01 02 03 04 05

明星白✖️粉丝魏

杀手白✖️警官魏 (前后无意义)



如果形容北京带给他们俩的是归属感,上海就像是在他们人生的书本撕开一道口子,用镀了金的酒杯迷幻你后,饮下时,才发现再也难以戒掉。上海不同于北京的是,有时候你会钦慕他的多元包容与交互,而有时却会在外滩纸醉金迷的繁华中迷失。

就像上天在创造白敬亭的时候是再开一个玩笑。偏偏是最需要露脸的明星却做的不能见人的勾当;偏偏有那么多手下能杀了魏大勋,何炅却指定他去完成这项任务。白敬亭不是没有质疑,而何炅告诉他的答案是:

 “我想让他知道,被自己最爱的人伤害,是什么感受。”

白敬亭看着手机里何炅发来的照片,他的妹妹双手向后被绑在椅子上,而她面前有巨大的炸弹,捆着倒计时,只有两周。何炅语音告诉他如果两周之内没有铲除掉魏大勋这个绊脚石,那他的妹妹,会随着这套三层别墅,灰飞烟灭。如今,一个巨大的天平出现在白敬亭生命的篇章,一边是自己一直保护到大的亲妹妹,而另一边,是自己一直渴求的热源。

一个,是他要去拯救的,而一个,是拯救他的。

他看向窗外,飞机刚从北京起飞,还未进入平流层。城市缩影越来越小,直至被黑漆漆的云挡住。窗外像是被一块巨大的黑布盖住了,把白敬亭压抑到窒息,而就在这黑布中,他看到了几颗若隐若现的星。

彼时,魏大勋就坐在他旁边。也不知道这小子一天到晚干啥呢,一上飞机枕个颈枕就睡得呼呼的,一点也没有刚见面时候的羞涩。他睡觉时候头歪着,一颠一颠的,睡到迷糊时候还张着嘴,一道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滴,白敬亭瞥见,拿出手机咔嚓一声保存下来,准备下飞机就这张照片设置成微信聊天背景。他扭过身子,帮魏大勋把头扶正,想着自己也眯一会。窗子太硬,他就把脑袋一点一点往魏大勋肩头倾斜,最终将整个都搭在他的肩上。魏大勋感觉到肩膀徒增的重量,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那个小明星还当作早都睡着地砸砸嘴,却不知红透的耳尖被对方尽收眼底。魏大勋调整了坐姿,让他靠的更舒服,背过手调整调整颈枕,看了眼手表还剩一个半小时,又一次闭上了眼。



酒店很不给力地分了两人两间房,为此,魏大勋在电梯里还小小遗憾了一下。白敬亭在他背上扇了一巴掌,嘴里说什么明星睡粉丝会被挂的,哪想这粉丝还在嘀咕还不知道谁睡谁呢。电梯从一楼升到十三楼,途中,逼仄的电梯厢内两人彼此无言,一个往左看一个往右,也不知刚刚的对话哪儿带来的尴尬。

“小白…”

“大勋…”

“你先说,你的事儿重要。”

“你怎么知道我事儿重要?”

“你是明星,你的事儿肯定重要” 魏大勋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用手抚了抚后颈,歪着头看白敬亭。

“我就想说,明天早上八点起床,别迟到了。”

“那你的事儿确实没我重要。”

“你啥事儿?”

“我想给你说,晚上早点睡,别熬夜。”

“这事儿重要?”

“当然啊,你重要嘛。”说完,还报以一个傻傻的憨笑。


白敬亭突然心头一颤,被何老训练的冰封住的心突然开始重新鲜活起来。它叫醒胸腔中的小鹿,让它再度砰砰乱撞。

他俩就住隔壁房间,当两人都把手放到门把手上时,白敬亭突然转头。

“大勋,晚安。”

“啊晚安啊小白,晚安晚安!”

魏大勋推开门,半个身子已经进了房间,余光瞥到白敬亭还一动未动地站在原地。

“怎么了?”

白敬亭像是才反应上来,他啊了一声,说没事儿刚走神了,向下摁了摁把手。
“是不是想要哥哥一个晚安吻?”

“你走开。”白敬亭打趣般轻声笑了笑。

“哈哈,晚安小白么么哒”


两人走进两间房,关上房门后,换上的都是对方不曾见到的表情。


“喂,小撒,我到上海了,你说那个任务点在哪儿?”

“叫谁小撒呢?啊?叫谁呢?”

“好好好,撒老师,撒队长,撒总!行了吧。”

“整天没点正经样儿。” 撒贝宁正两腿交叉搁在警局桌子上嗑瓜子,突然觉得这瓜子咋一股哈喇子味儿,一看,我的天,过期仨月了。


上海的据点一直是他们警局一个心腹大患,不是说上海的警局不行,但撒队长就是个爱操心的命。自从上次从一个小娄娄嘴里逼问出来了上海也有何老的市场,他就一直背着总局偷偷摸摸调查上海的情况,也就他信任的几个得力小将知道这事儿。这不,赶巧魏大勋因“工作原因”出差,顺便让他摸摸情况。出行之前撒队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不要再当送上门的肉。

“吴淞码头,就今晚一点,你注意安全啊,别干傻事儿。”

“好了知道了。”


魏大勋收拾好行李,给隔壁房间的白敬亭发微信确定了明天拍照地点,又一次道了晚安,躺在床上等着十二点出发。



一墙之隔的白敬亭一进门,就看到床上用布包裹着的一把老式勃朗宁。何炅的话充斥着他脑子每一个神经。

“你这次要装作有活动带他去上海,也去点下上海吴淞码头那批货。”

“就用这把枪,杀了他。”

“啊!”他捂着耳朵想要把脑子里那三个字赶出去,但无果,何炅的声音像是锐利的刀,不是一点一点地刺死,而是先划开一刀口子,再慢慢越划越深。白敬亭一脚踢倒行李箱,行李箱砰得一声倒在瓷砖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声响提醒了白敬亭仅有的理智,他怕吵到隔壁的人,自己默默蹲下扶起行李箱,这时候收到一条新微信。

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小白,明天是去迪士尼是吗?

小明星:是的

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为啥是迪士尼呢?

白敬亭突然倒吸一口冷气,其实这次并没有什么冠以头衔的品牌活动,他就是奉命把魏大勋带到上海来,身边甚至没有助理,李懿轩大表哥都好好呆在北京,他身边只有魏大勋。至于迪士尼,他只是觉得魏大勋的气质莫名与那里符合。

小明星:公司安排的

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好嘞

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晚安白白,明天见:)

白敬亭看最后那个笑脸,也跟着笑了笑,看到洁白的聊天背景,突然想起什么,打开设置就把魏大勋那张流口水的照片设置成背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喂?”

“小白,跟你的小粉丝相处怎么样?”

“你有事儿就说事儿。”

“今天晚上你十二点下楼,什么都不要带,会有车接你,去吴淞码头。”

“我要见我妹妹。”

“小谭,给她松绑。”何炅走到白赬玉的身边,打开免提。

“来,小玉,跟哥哥打声招呼。”

“哥哥啊啊,快来救我啊。唔...”何炅把刚拿出来的毛巾又塞回她的嘴里。

“你个混蛋!” 白敬亭气的手抖,但也不敢大声吼叫。

“你要敢违背,那你的妹妹,就跟你去天堂相见吧。”何炅掐了电话。



两个人躺在两张床上,数着秒等午时。魏大勋逐渐睡着,却在十二点时候被隔壁开门声吵醒。他穿衣服戴上帽子冲出去,走廊里没有人,白敬亭的房门死死关闭。他想是不是他饿了下去买吃的,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而后趴在门上听,电话铃声在房子里空荡荡的响。

“哎你个损色儿”魏大勋心底给了自己一巴掌。

“人家都睡着了吵人家干啥。” 他带好鸭舌帽往电梯间走。


就在这时,白敬亭现身,从侧面楼梯口下楼。



吴淞码头。

“白哥。”他的手下看到白敬亭来了,为他开了一条道。

其实何老手下的娄娄都看不起白敬亭,觉得他就是个没用的金丝雀。奈何何老一直把他放置在最高的地位,就算明面也当普通手下挥之即来招之即去,其实暗地里给他少了很多脏活累活。

“有多少?”

“五箱。”

“市场怎么样”

“往金三角运呢,云南那片也不错。”

“嗯。”

他突然听到后背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猛的回头看,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定了定神,决定隐瞒。

“怎么了白哥?有啥?”

“没什么。没看到。”


魏大勋正躲在墙后面,一位似曾相识个子高身材修长的男人正站在货品最中间,指使其他人把箱子从卡车往港口搬运。他数了数,一共五箱。而那个男人,因为带着卫衣的帽子,看不清正脸。魏大勋想踏前一步,想到了撒队的嘱咐,这次不能当他们的战利品,后退时踩到树枝发出声音,迅速躲到墙后。

他们搬了快三个小时,魏大勋就在墙后蹲了三个小时,直至那位身材修长的男人从码头上了一辆黑车飞驰而去,他才出来。

然而生活不是小说也不是无脑的电视剧,就可以很帅气的打上车然后如同角色扮演一般给司机说一声“跟上前面的黑车”,来一场刺激的猫捉老鼠游戏。魏大勋走到亮光处,路上的车寥寥无几,他等了将近半小时,才等来一辆拼车的出租。但今晚的收获很大,知道了何老确实在吴淞有据点,甚至连具体的量都知道,这次可以向撒队邀功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是白敬亭敲的魏大勋的房。

“魏大勋!!!起床了别睡了!!”

魏大勋惊坐起,掀开被子去开门。门口站着已经穿着整齐的白敬亭,他今天走的休闲风,白体恤加上紧腿破洞裤,脸上还架了个黄色墨镜。

“哇魏大勋,这是晨间福利么?”他有裸睡的习惯,所以开门时还没来的及穿好上衣,坚实的腹肌被人鱼线勾勒出好看的形状。白敬亭仗着有墨镜的阻挡,眼神下移,下面裹着浴巾,却给他无限遐想。

“没没没,白哥!你等会。”魏大勋刷地关上门,想消除一下脸上的红晕,身后的门又被敲响了。

“那你让我进去等啊,把我关门外算什么。”

魏大勋被他盯得不好意思,但一想在一大老爷们面前换衣服也没啥,就把浴巾取下来,在行李箱里摸内衣。白敬亭倒也没在意,一屁股跳到魏大勋床上盘腿坐,昂着头看他。

“你这明星有点偶像包袱行不?”

“我这咋了?”

“哪有明星这么坐着?”

他站起来,拿指头使劲戳魏大勋的肩。

“明星咋了?明星也是人啊”

“你不怕我拍照发微博?加vx看小明星私密照?”

白敬亭突然又坐回床上,两腿大开手往后面一撑。

”来拍啊,啊,魏大勋”

“你今天不发微博,你都不算一条好汉“

“整天嘚吧嘚”

魏大勋赶忙跑过去把白敬亭扶好坐正,嘴里念叨着对不起白哥。

“不过说真的,白你看看你的眼袋,比你的脸都大。昨晚没睡好?”

白敬亭犹豫了两秒钟,撒谎是从小就被培养的素养,但面对他面前一脸真诚地关心他的人,他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没,昨天晚上打游戏。你还说我,你黑眼圈也大着呢。”

“我也打游戏啊,只允许你打不允许我来两盘?”

他一声窃笑,谁还不是个撒谎的主呢。




八月的上海正值炎热期,也是旅游的旺季。走在路上的两人汗都顺着脸往下滴,白敬亭还戴着口罩。他走到冰淇淋摊子要了两根冰棍,看旁边的人没有要付钱的意思,就把两根都买了。柠檬味的冰碴子大冰棍便宜而且实诚,吃下一根唇齿留香不说,还特解渴,魏大勋示意白敬亭在下一个摊子又请了他一根,两个大男人也不觉得幼稚,捧着俩大冰棍吸溜吸溜往迪士尼走。魏大勋转头,看到白敬亭像只刚出生的奶猫,伸出舌尖轻舔一口棒尖,再用下唇接住即将要融化的棒底,他深吸一口身边浓郁的柠檬香气,对他一个东北大汉来说,上海的夏天就是柠檬味的。

魏大勋看着人高马大,胆儿特别小,在游乐园里坐过山车一路都死死攥着白敬亭的手,还被旁边十岁小孩嘲笑。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少男心,拉着白敬亭一定要去排旋转木马的20分钟的长队,前前后后都是小孩和一对对的情侣,就他们俩非常突兀。魏大勋选了匹白马嚷嚷着“我骑的是小白”,还一定让白敬亭学他张开双臂感受小仙男的感觉,被对方怼了一句“你就一扑棱蛾子。”

“你不是来给我照相来了?你咋自个儿玩儿这么欢?”

“哦哦哦对不起白哥。”


就凭白敬亭的神颜,连蹲在地上擦汗都好看。一天不到,魏大勋的单反相机就存满了白敬亭。有他骑着小车嚣张的样子;他牵着七彩的气球低头莞尔一笑;他跟一群小朋友坐在一起看4D电影,被突然从地下伸出来的东西吓得收腿,后来狡辩说是怕弄脏鞋;他在魏大勋的撒娇与哀求下带上米老鼠发卡,相片里的他撇着嘴;还有很多很多抓拍的瞬间,是魏大勋用手机偷偷拍的,是那种即使你加vx也不给你发的独魏家私密照。

“小白快看!烟花!”

无数朵烟花顺着迪士尼最中间的城堡在黑布似的天空绽放,好似那天飞机上若隐若现的星。白敬亭的脸在烟花下被照亮,晶黑的眸子中间突然泛起光。

“小白,听说在烟花下许愿会实现啊”

“哪儿来那么多神叨叨的东西,我还听过各种其他许愿版本”

“你不信算了,我许。”

魏大勋虔诚的闭上眼,双手合十放在唇边,抬起头。白敬亭侧头看他,就像是第一次在何老给他的照片里看到那个他的热源。下颌线还是如此锋利,但烟花给他镀了一层柔光,魏大勋就是他黑色天空中的星,是他的烟花。

而他的烟花最终会在他手下熄灭。

白敬亭低下头,轻轻抬起左边胳膊,把左手塞到魏大勋的外套兜里。而后抬起头,继续数着天上的烟花,他感觉兜里一沉,左手被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两手十指相扣。

魏大勋转过来面向他,轻轻笑了笑,两边的梨涡盛满温情。最后一颗粉白相间的烟花释放在空中,上海的夜被点亮,两人都默契的对望,但彼此无言。



已经接近午夜,外滩基本空荡荡一片,在这个没有人会驻足浪费自己时间去观察别人的上海,没人注意到外滩旁有两个大男孩,正靠着栏杆腻歪。白敬亭回来时路过便利店,明知自己酒量不好,还买了一打百威,拉着魏大勋往外滩走。他们撬开两瓶啤酒,礼节性碰了一下,而后是谁也不愿打破的寂静。

“你是不是真喜欢我?”白敬亭发问,他刚喝完一瓶,现在已经有些发晕。

“是的。”

“你还真是我白鸽粉头哈哈哈哈,都带着偶像来旅游了。”

“嗯。”

“你爸妈干啥的?”

“我爸一直想当演员,但到现在没找到路子,我妈就家庭妇女呗。”

白敬亭鼻子一酸,美好的家庭他不是没有拥有过,只是他现在要去拆开别人的家庭。“你除了摄影还干啥不?”

“不干啥。”

“你骗人!”

魏大勋猛的一惊,他还在琢磨什么时候自己警官身份被发现了,就只见对面的小孩指着他鼻子说

“你还陪我啊”

白敬亭蹲下来,又撬开一瓶啤酒。

“小白,我能问问你吗?”

他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爸妈呢?”

“走了。”

“啊不好意思啊,小白,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儿,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我还有一个妹妹。”他站起来,举着酒朝魏大勋一晃,“来,喝!”

“哎哎哎你慢点,”魏大勋扶住看起来马上要摔倒的白敬亭,白敬亭翻了身,两手向后撑到栏杆上,面对对面的银行大钟叹了口气。

“你妹妹叫什么啊?”

“白赬玉。”

“你们家真有文化,”魏大勋也学着他的样子转过身,“独坐敬亭山,颜如赬玉盘。”

白敬亭没有回话,现在酒精已经侵入他的大脑,开始逐渐麻痹他的神经。

“那你妹妹在哪儿呢?”

他哽咽了一下,吸了吸鼻子,道“我亲戚家。”

魏大勋觉得有些异样,因为白敬亭开始小声啜泣,眼泪如细丝从眼角渗出。他一把把白敬亭拥入怀里,轻抚他的后背,手顺着体恤柔滑的触感滑过他突出的蝴蝶骨,嘴里不住安慰他。



酒壮怂人胆,魏大勋背起白敬亭,而背上的人早已因酒精睡着。他下了出租,从白敬亭裤兜摸出他的房卡,小心翼翼把他心尖上的人放到床上。房间还没有开灯,只有月光顺着窗缝倾斜到白敬亭媚人的泪痣,高挺的鼻尖,哭红的脸颊,以及无意识撅起的嘴唇。魏大勋忍不住弯下腰,在他额头深印一个吻,右手扶上他的脸。他的唇逐渐下移,亲吻还在颤抖的眼皮,吻过鼻尖,到嘴唇时,他犹豫了,只吻了吻嘴角,而后缓缓站起。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他不知道白敬亭父母的事情带给他这么大打击,让孩子哭了快两个小时。他正准备转身离去,突然看到柜子上一把被毛巾包住的枪的外形。魏大勋心里打了个寒颤,轻轻走过去掀开毛巾。

是一把眼熟的老式勃朗宁。





来啊造作啊你们的扣大海兄dei来啦


评论(20)

热度(236)

  1. Judy你是扣大海吗? 转载了此文字